當前位置:首頁>>法律法規>>企業制度
安全責任事故法律宣傳資料 暨“七五”普法學習資料
日期:2017-12-11 瀏覽次數: 字號:[ ]

     

 

 

安全責任事故法律宣傳資料

”普法學習資料

 

 

 

 

 

 

 

 

貴州盤江國有資本運營有限公司法律事務部

201711

 

 



編者按:

加強公司安全生產工作,強化企業安全生產主體責任,最大限度地減少安全事故的發生,提高公司廣大員工對安全生產重要性的認識,以及礦山責任事故給企業和個人帶來的嚴重危害性的認識,便于企業管理人員學習掌握安全生產法律法規知識,提高依法履職能力,切實做好安全生產工作,公司法律事務部特編寫了本《安全責任事故法律宣傳資料》,供參考。




 


中華人民共和國煤炭法》節選 1

中華人民共和國安全生產法》節選 2

《生產安全事故報告和調查處理條例》節選 13

《國務院辦公廳關于進一步加強煤礦安全生產工作的通知》節選 15

國務院關于預防煤礦生產安全事故的特別規定節選 19

《刑法》關于安全事故責任的相關規定 27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瀆職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一) 36

相關案例 39

 



中華人民共和國煤炭法》節選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令第5號)

第六十條  違反本法第二十六條的規定,擅自開采保安煤柱或者采用危及相鄰煤礦生產安全的危險方法進行采礦作業的,由勞動行政主管部門會同煤炭管理部門責令停止作業;由煤炭管理部門沒收違法所得,并處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構成犯罪的,由司法機關依法追究刑事責任;造成損失的,依法承擔賠償責任。

第六十五條  有下列行為之一的,由公安機關依照治安管理處罰法的有關規定處罰;構成犯罪的,由司法機關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一)阻礙煤礦建設,致使煤礦建設不能正常進行的;
  (二)故意損壞煤礦礦區的電力、通訊、水源、交通及其他生產設施的;
  (三)擾亂煤礦礦區秩序,致使生產、工作不能正常進行的;
  (四)拒絕、阻礙監督檢查人員依法執行職務的。
    第六十六條  煤礦企業的管理人員違章指揮、強令職工冒險作業,發生重大傷亡事故的,依照刑法有關規定追究刑事責任。

第六十七條  煤礦企業的管理人員對煤礦事故隱患不采取措施予以消除,發生重大傷亡事故的,依照刑法有關規定追究刑事責任。

    第六十八條  煤炭管理部門和有關部門的工作人員玩忽職守、徇私舞弊、濫用職權的,依法給予行政處分;構成犯罪的,由司法機關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中華人民共和國安全生產法》節選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令第70號)

第十七條  生產經營單位應當具備本法和有關法律、行政法規和國家標準或者行業標準規定的安全生產條件;不具備安全生產條件的,不得從事生產經營活動。

第十八條  生產經營單位的主要負責人對本單位安全生產工作負有下列職責:

(一)建立、健全本單位安全生產責任制;

(二)組織制定本單位安全生產規章  制度和操作規程;

(三)組織制定并實施本單位安全生產教育和培訓計劃;

(四)保證本單位安全生產投入的有效實施;   

(五)督促、檢查本單位的安全生產工作,及時消除生產安全事故隱患;

(六)組織制定并實施本單位的生產安全事故應急救援預案;

(七)及時、如實報告生產安全事故。

第十九條  生產經營單位的安全生產責任制應當明確各崗位的責任人員、責任范圍和考核標準等內容。

生產經營單位應當建立相應的機制,加強對安全生產責任制落實情況的監督考核,保證安全生產責任制的落實。

第二十條  生產經營單位應當具備的安全生產條  件所必需的資金投入,由生產經營單位的決策機構、主要負責人或者個人經營的投資人予以保證,并對由于安全生產所必需的資金投入不足導致的后果承擔責任。

有關生產經營單位應當按照規定提取和使用安全生產費用,專門用于改善安全生產條件。安全生產費用在成本中據實列支。安全生產費用提取、使用和監督管理的具體辦法由國務院財政部門會同國務院安全生產監督管理部門征求國務院有關部門意見后制定。

第二十一條  礦山、金屬冶煉、建筑施工、道路運輸單位和危險物品的生產、經營、儲存單位,應當設置安全生產管理機構或者配備專職安全生產管理人員。

前款規定以外的其他生產經營單位,從業人員超過一百人的,應當設置安全生產管理機構或者配備專職安全生產管理人員;從業人員在一百人以下的,應當配備專職或者兼職的安全生產管理人員。

第二十二條  生產經營單位的安全生產管理機構以及安全生產管理人員履行下列職責:

(一)組織或者參與擬訂本單位安全生產規章  制度、操作規程和生產安全事故應急救援預案;

(二)組織或者參與本單位安全生產教育和培訓,如實記錄安全生產教育和培訓情況;

(三)督促落實本單位重大危險源的安全管理措施;

(四)組織或者參與本單位應急救援演練;

(五)檢查本單位的安全生產狀況,及時排查生產安全事故隱患,提出改進安全生產管理的建議;

(六)制止和糾正違章  指揮、強令冒險作業、違反操作規程的行為;

(七)督促落實本單位安全生產整改措施。

第二十三條  生產經營單位的安全生產管理機構以及安全生產管理人員應當恪盡職守,依法履行職責。

生產經營單位作出涉及安全生產的經營決策,應當聽取安全生產管理機構以及安全生產管理人員的意見。

生產經營單位不得因安全生產管理人員依法履行職責而降低其工資、福利等待遇或者解除與其訂立的勞動合同。

危險物品的生產、儲存單位以及礦山、金屬冶煉單位的安全生產管理人員的任免,應當告知主管的負有安全生產監督管理職責的部門。

第二十四條  生產經營單位的主要負責人和安全生產管理人員必須具備與本單位所從事的生產經營活動相應的安全生產知識和管理能力。

危險物品的生產、經營、儲存單位以及礦山、金屬冶煉、建筑施工、道路運輸單位的主要負責人和安全生產管理人員,應當由主管的負有安全生產監督管理職責的部門對其安全生產知識和管理能力考核合格。考核不得收費。

危險物品的生產、儲存單位以及礦山、金屬冶煉單位應當有注冊安全工程師從事安全生產管理工作。鼓勵其他生產經營單位聘用注冊安全工程師從事安全生產管理工作。注冊安全工程師按專業分類管理,具體辦法由國務院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門、國務院安全生產監督管理部門會同國務院有關部門制定。

第二十五條  生產經營單位應當對從業人員進行安全生產教育和培訓,保證從業人員具備必要的安全生產知識,熟悉有關的安全生產規章制度和安全操作規程,掌握本崗位的安全操作技能,了解事故應急處理措施,知悉自身在安全生產方面的權利和義務。未經安全生產教育和培訓合格的從業人員,不得上崗作業。

生產經營單位使用被派遣勞動者的,應當將被派遣勞動者納入本單位從業人員統一管理,對被派遣勞動者進行崗位安全操作規程和安全操作技能的教育和培訓。勞務派遣單位應當對被派遣勞動者進行必要的安全生產教育和培訓。

生產經營單位接收中等職業學校、高等學校學生實習的,應當對實習學生進行相應的安全生產教育和培訓,提供必要的勞動防護用品。學校應當協助生產經營單位對實習學生進行安全生產教育和培訓。

生產經營單位應當建立安全生產教育和培訓檔案,如實記錄安全生產教育和培訓的時間、內容、參加人員以及考核結果等情況。

第二十六條  生產經營單位采用新工藝、新技術、新材料或者使用新設備,必須了解、掌握其安全技術特性,采取有效的安全防護措施,并對從業人員進行專門的安全生產教育和培訓。

第二十七條  生產經營單位的特種作業人員必須按照國家有關規定經專門的安全作業培訓,取得相應資格,方可上崗作業。

特種作業人員的范圍由國務院安全生產監督管理部門會同國務院有關部門確定。

第二十八條  生產經營單位新建、改建、擴建工程項目(以下統稱建設項目)的安全設施,必須與主體工程同時設計、同時施工、同時投入生產和使用。安全設施投資應當納入建設項目概算。

第二十九條  礦山、金屬冶煉建設項目和用于生產、儲存、裝卸危險物品的建設項目,應當按照國家有關規定進行安全評價。

第四十一條  生產經營單位應當教育和督促從業人員嚴格執行本單位的安全生產規章  制度和安全操作規程;并向從業人員如實告知作業場所和工作崗位存在的危險因素、防范措施以及事故應急措施。

第四十二條  生產經營單位必須為從業人員提供符合國家標準或者行業標準的勞動防護用品,并監督、教育從業人員按照使用規則佩戴、使用。

第四十三條  生產經營單位的安全生產管理人員應當根據本單位的生產經營特點,對安全生產狀況進行經常性檢查;對檢查中發現的安全問題,應當立即處理;不能處理的,應當及時報告本單位有關負責人,有關負責人應當及時處理。檢查及處理情況應當如實記錄在案。

生產經營單位的安全生產管理人員在檢查中發現重大事故隱患,依照前款規定向本單位有關負責人報告,有關負責人不及時處理的,安全生產管理人員可以向主管的負有安全生產監督管理職責的部門報告,接到報告的部門應當依法及時處理。

第四十四條  生產經營單位應當安排用于配備勞動防護用品、進行安全生產培訓的經費。

第四十五條  兩個以上生產經營單位在同一作業區域內進行生產經營活動,可能危及對方生產安全的,應當簽訂安全生產管理協議,明確各自的安全生產管理職責和應當采取的安全措施,并指定專職安全生產管理人員進行安全檢查與協調。

第四十六條  生產經營單位不得將生產經營項目、場所、設備發包或者出租給不具備安全生產條件或者相應資質的單位或者個人。

生產經營項目、場所發包或者出租給其他單位的,生產經營單位應當與承包單位、承租單位簽訂專門的安全生產管理協議,或者在承包合同、租賃合同中約定各自的安全生產管理職責;生產經營單位對承包單位、承租單位的安全生產工作統一協調、管理,定期進行安全檢查,發現安全問題的,應當及時督促整改。

第四十七條  生產經營單位發生生產安全事故時,單位的主要負責人應當立即組織搶救,并不得在事故調查處理期間擅離職守。

第四十八條  生產經營單位必須依法參加工傷保險,為從業人員繳納保險費。

國家鼓勵生產經營單位投保安全生產責任保險。

第四十九條  生產經營單位與從業人員訂立的勞動合同,應當載明有關保障從業人員勞動安全、防止職業危害的事項,以及依法為從業人員辦理工傷保險的事項。

生產經營單位不得以任何形式與從業人員訂立協議,免除或者減輕其對從業人員因生產安全事故傷亡依法應承擔的責任。

第五十條  生產經營單位的從業人員有權了解其作業場所和工作崗位存在的危險因素、防范措施及事故應急措施,有權對本單位的安全生產工作提出建議。

第五十一條  從業人員有權對本單位安全生產工作中存在的問題提出批評、檢舉、控告;有權拒絕違章指揮和強令冒險作業。

生產經營單位不得因從業人員對本單位安全生產工作提出批評、檢舉、控告或者拒絕違章指揮、強令冒險作業而降低其工資、福利等待遇或者解除與其訂立的勞動合同。

第五十二條  從業人員發現直接危及人身安全的緊急情況時,有權停止作業或者在采取可能的應急措施后撤離作業場所。

生產經營單位不得因從業人員在前款緊急情況下停止作業或者采取緊急撤離措施而降低其工資、福利等待遇或者解除與其訂立的勞動合同。

第八十七條  負有安全生產監督管理職責的部門的工作人員,有下列行為之一的,給予降級或者撤職的處分;構成犯罪的,依照刑法有關規定追究刑事責任:

(一)對不符合法定安全生產條件的涉及安全生產的事項予以批準或者驗收通過的;

(二)發現未依法取得批準、驗收的單位擅自從事有關活動或者接到舉報后不予取締或者不依法予以處理的;

(三)對已經依法取得批準的單位不履行監督管理職責,發現其不再具備安全生產條件而不撤銷原批準或者發現安全生產違法行為不予查處的;

(四)在監督檢查中發現重大事故隱患,不依法及時處理的。

負有安全生產監督管理職責的部門的工作人員有前款規定以外的濫用職權、玩忽職守、徇私舞弊行為的,依法給予處分;構成犯罪的,依照刑法有關規定追究刑事責任。

第八十八條  負有安全生產監督管理職責的部門,要求被審查、驗收的單位購買其指定的安全設備、器材或者其他產品的,在對安全生產事項的審查、驗收中收取費用的,由其上級機關或者監察機關責令改正,責令退還收取的費用;情節嚴重的,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法給予處分。

第八十九條  承擔安全評價、認證、檢測、檢驗工作的機構,出具虛假證明的,沒收違法所得;違法所得在十萬元以上的,并處違法所得二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沒有違法所得或者違法所得不足十萬元的,單處或者并處十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二萬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的罰款;給他人造成損害的,與生產經營單位承擔連帶賠償責任;構成犯罪的,依照刑法有關規定追究刑事責任。

對有前款違法行為的機構,吊銷其相應資質。

第九十條  生產經營單位的決策機構、主要負責人或者個人經營的投資人不依照本法規定保證安全生產所必需的資金投入,致使生產經營單位不具備安全生產條件的,責令限期改正,提供必需的資金;逾期未改正的,責令生產經營單位停產停業整頓。

有前款違法行為,導致發生生產安全事故的,對生產經營單位的主要負責人給予撤職處分,對個人經營的投資人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的罰款;構成犯罪的,依照刑法有關規定追究刑事責任。

第九十一條  生產經營單位的主要負責人未履行本法規定的安全生產管理職責的,責令限期改正;逾期未改正的,處二萬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的罰款,責令生產經營單位停產停業整頓。

生產經營單位的主要負責人有前款違法行為,導致發生生產安全事故的,給予撤職處分;構成犯罪的,依照刑法有關規定追究刑事責任。

生產經營單位的主要負責人依照前款規定受刑事處罰或者撤職處分的,自刑罰執行完畢或者受處分之日起,五年內不得擔任任何生產經營單位的主要負責人;對重大、特別重大生產安全事故負有責任的,終身不得擔任本行業生產經營單位的主要負責人。

第九十二條  生產經營單位的主要負責人未履行本法規定的安全生產管理職責,導致發生生產安全事故的,由安全生產監督管理部門依照下列規定處以罰款:

(一)發生一般事故的,處上一年年收入百分之三十的罰款;

(二)發生較大事故的,處上一年年收入百分之四十的罰款;

(三)發生重大事故的,處上一年年收入百分之六十的罰款;

(四)發生特別重大事故的,處上一年年收入百分之八十的罰款。

第九十三條  生產經營單位的安全生產管理人員未履行本法規定的安全生產管理職責的,責令限期改正;導致發生生產安全事故的,暫停或者撤銷其與安全生產有關的資格;構成犯罪的,依照刑法有關規定追究刑事責任。

第九十四條  生產經營單位有下列行為之一的,責令限期改正,可以處五萬元以下的罰款;逾期未改正的,責令停產停業整頓,并處五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一萬元以上二萬元以下的罰款:

(一)未按照規定設置安全生產管理機構或者配備安全生產管理人員的;

(二)危險物品的生產、經營、儲存單位以及礦山、金屬冶煉、建筑施工、道路運輸單位的主要負責人和安全生產管理人員未按照規定經考核合格的;

(三)未按照規定對從業人員、被派遣勞動者、實習學生進行安全生產教育和培訓,或者未按照規定如實告知有關的安全生產事項的;

(四)未如實記錄安全生產教育和培訓情況的;

(五)未將事故隱患排查治理情況如實記錄或者未向從業人員通報的;

(六)未按照規定制定生產安全事故應急救援預案或者未定期組織演練的;

(七)特種作業人員未按照規定經專門的安全作業培訓并取得相應資格,上崗作業的。

第九十五條  生產經營單位有下列行為之一的,責令停止建設或者停產停業整頓,限期改正;逾期未改正的,處五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的罰款,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二萬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的罰款;構成犯罪的,依照刑法有關規定追究刑事責任:

(一)未按照規定對礦山、金屬冶煉建設項目或者用于生產、儲存、裝卸危險物品的建設項目進行安全評價的;

(二)礦山、金屬冶煉建設項目或者用于生產、儲存、裝卸危險物品的建設項目沒有安全設施設計或者安全設施設計未按照規定

報經有關部門審查同意的;

(三)礦山、金屬冶煉建設項目或者用于生產、儲存、裝卸危險物品的建設項目的施工單位未按照批準的安全設施設計施工的;

(四)礦山、金屬冶煉建設項目或者用于生產、儲存危險物品的建設項目竣工投入生產或者使用前,安全設施未經驗收合格的。

第九十六條  生產經營單位有下列行為之一的,責令限期改正,可以處五萬元以下的罰款;逾期未改正的,處五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一萬元以上二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責令停產停業整頓;構成犯罪的,依照刑法有關規定追究刑事責任:

(一)未在有較大危險因素的生產經營場所和有關設施、設備上設置明顯的安全警示標志的;

(二)安全設備的安裝、使用、檢測、改造和報廢不符合國家標準或者行業標準的;

(三)未對安全設備進行經常性維護、保養和定期檢測的;

(四)未為從業人員提供符合國家標準或者行業標準的勞動防護用品的;

(五)危險物品的容器、運輸工具,以及涉及人身安全、危險性較大的海洋石油開采特種設備和礦山井下特種設備未經具有專業資質的機構檢測、檢驗合格,取得安全使用證或者安全標志,投入使用的;

(六)使用應當淘汰的危及生產安全的工藝、設備的。

第九十七條  未經依法批準,擅自生產、經營、運輸、儲存、使用危險物品或者處置廢棄危險物品的,依照有關危險物品安全管理的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予以處罰;構成犯罪的,依照刑法有關規定追究刑事責任。

第九十八條  生產經營單位有下列行為之一的,責令限期改正,可以處十萬元以下的罰款;逾期未改正的,責令停產停業整頓,并處十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二萬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的罰款;構成犯罪的,依照刑法有關規定追究刑事責任:

(一)生產、經營、運輸、儲存、使用危險物品或者處置廢棄危險物品,未建立專門安全管理制度、未采取可靠的安全措施的;

(二)對重大危險源未登記建檔,或者未進行評估、監控,或者未制定應急預案的;

(三)進行爆破、吊裝以及國務院安全生產監督管理部門會同國務院有關部門規定的其他危險作業,未安排專門人員進行現場安全管理的;

(四)未建立事故隱患排查治理制度的。

第九十九條  生產經營單位未采取措施消除事故隱患的,責令立即消除或者限期消除;生產經營單位拒不執行的,責令停產停業整頓,并處十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二萬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的罰款。

第一百條  生產經營單位將生產經營項目、場所、設備發包或者出租給不具備安全生產條  件或者相應資質的單位或者個人的,責令限期改正,沒收違法所得;違法所得十萬元以上的,并處違法所得二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沒有違法所得或者違法所得不足十萬元的,單處或者并處十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一萬元以上二萬元以下的罰款;導致發生生產安全事故給他人造成損害的,與承包方、承租方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生產經營單位未與承包單位、承租單位簽訂專門的安全生產管理協議或者未在承包合同、租賃合同中明確各自的安全生產管理職責,或者未對承包單位、承租單位的安全生產統一協調、管理的,責令限期改正,可以處五萬元以下的罰款,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可以處一萬元以下的罰款;逾期未改正的,責令停產停業整頓。

第一百零一條  兩個以上生產經營單位在同一作業區域內進行可能危及對方安全生產的生產經營活動,未簽訂安全生產管理協議或者未指定專職安全生產管理人員進行安全檢查與協調的,責令限期改正,可以處五萬元以下的罰款,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可以處一萬元以下的罰款;逾期未改正的,責令停產停業。

第一百零二條  生產經營單位有下列行為之一的,責令限期改正,可以處五萬元以下的罰款,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可以處一萬元以下的罰款;逾期未改正的,責令停產停業整頓;構成犯罪的,依照刑法有關規定追究刑事責任:

(一)生產、經營、儲存、使用危險物品的車間、商店、倉庫與員工宿舍在同一座建筑內,或者與員工宿舍的距離不符合安全要求的;

(二)生產經營場所和員工宿舍未設有符合緊急疏散需要、標志明顯、保持暢通的出口,或者鎖閉、封堵生產經營場所或者員工宿舍出口的。

第一百零三條  生產經營單位與從業人員訂立協議,免除或者減輕其對從業人員因生產安全事故傷亡依法應承擔的責任的,該協議無效;對生產經營單位的主要負責人、個人經營的投資人處二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的罰款。

第一百零四條  生產經營單位的從業人員不服從管理,違反安全生產規章制度或者操作規程的,由生產經營單位給予批評教育,依照有關規章  制度給予處分;構成犯罪的,依照刑法有關規定追究刑事責任。

第一百零五條  違反本法規定,生產經營單位拒絕、阻礙負有安全生產監督管理職責的部門依法實施監督檢查的,責令改正;拒不改正的,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一萬元以上二萬元以下的罰款;構成犯罪的,依照刑法有關規定追究刑事責任。

第一百零六條  生產經營單位的主要負責人在本單位發生生產安全事故時,不立即組織搶救或者在事故調查處理期間擅離職守或者逃匿的,給予降級、撤職的處分,并由安全生產監督管理部門處上一年年收入百分之六十至百分之一百的罰款;對逃匿的處十五日以下拘留;構成犯罪的,依照刑法有關規定追究刑事責任。

生產經營單位的主要負責人對生產安全事故隱瞞不報、謊報或者遲報的,依照前款規定處罰。

第一百零七條  有關地方人民政府、負有安全生產監督管理職責的部門,對生產安全事故隱瞞不報、謊報或者遲報的,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法給予處分;構成犯罪的,依照刑法有關規定追究刑事責任。

第一百零八條  生產經營單位不具備本法和其他有關法律、行政法規和國家標準或者行業標準規定的安全生產條件,經停產停業整頓仍不具備安全生產條件的,予以關閉;有關部門應當依法吊銷其有關證照。

第一百零九條  發生生產安全事故,對負有責任的生產經營單位除要求其依法承擔相應的賠償等責任外,由安全生產監督管理部門依照下列規定處以罰款:

(一)發生一般事故的,處二十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的罰款;

(二)發生較大事故的,處五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的罰款;

(三)發生重大事故的,處一百萬元以上五百萬元以下的罰款;

(四)發生特別重大事故的,處五百萬元以上一千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一千萬元以上二千萬元以下的罰款。

第一百一十條  本法規定的行政處罰,由安全生產監督管理部門和其他負有安全生產監督管理職責的部門按照職責分工決定。予以關閉的行政處罰由負有安全生產監督管理職責的部門報請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按照國務院規定的權限決定;給予拘留的行政處罰由公安機關依照治安管理處罰法的規定決定。

第一百一十一條  生產經營單位發生生產安全事故造成人員傷亡、他人財產損失的,應當依法承擔賠償責任;拒不承擔或者其負責人逃匿的,由人民法院依法強制執行。

生產安全事故的責任人未依法承擔賠償責任,經人民法院依法采取執行措施后,仍不能對受害人給予足額賠償的,應當繼續履行賠償義務;受害人發現責任人有其他財產的,可以隨時請求人民法院執行。

 

 

 

 


《生產安全事故報告和調查處理條例》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令第493號)

第三十二條  重大事故、較大事故、一般事故,負責事故調查的人民政府應當自收到事故調查報告之日起15日內做出批復;特別重大事故,30日內做出批復,特殊情況下,批復時間可以適當延長,但延長的時間最長不超過30日。
  有關機關應當按照人民政府的批復,依照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權限和程序,對事故發生單位和有關人員進行行政處罰,對負有事故責任的國家工作人員進行處分。
  事故發生單位應當按照負責事故調查的人民政府的批復,對本單位負有事故責任的人員進行處理。
  負有事故責任的人員涉嫌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第三十五條  事故發生單位主要負責人有下列行為之一的,處上一年年收入40%至80%的罰款;屬于國家工作人員的,并依法給予處分;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一)不立即組織事故搶救的;
  (二)遲報或者漏報事故的;
  (三)在事故調查處理期間擅離職守的。
    第三十六條  事故發生單位及其有關人員有下列行為之一的,對事故發生單位處100萬元以上500萬元以下的罰款;對主要負責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上一年年收入60%至100%的罰款;屬于國家工作人員的,并依法給予處分;構成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的,由公安機關依法給予治安管理處罰;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一)謊報或者瞞報事故的;
  (二)偽造或者故意破壞事故現場的;
  (三)轉移、隱匿資金、財產,或者銷毀有關證據、資料的;
  (四)拒絕接受調查或者拒絕提供有關情況和資料的;
  (五)在事故調查中作偽證或者指使他人作偽證的;
  (六)事故發生后逃匿的。
    第三十八條  事故發生單位主要負責人未依法履行安全生產管理職責,導致事故發生的,依照下列規定處以罰款;屬于國家工作人員的,并依法給予處分;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一)發生一般事故的,處上一年年收入30%的罰款;
  (二)發生較大事故的,處上一年年收入40%的罰款;
  (三)發生重大事故的,處上一年年收入60%的罰款;
  (四)發生特別重大事故的,處上一年年收入80%的罰款。
    

 


《國務院辦公廳關于進一步加強煤礦安全生產工作的通知》節選

(國辦發[2003]58號)

三、嚴厲查處違反安全生產法律法規的責任人員
    (一)要嚴格按照有關法律法規進行事故調查和處理,凡己經發生的生產安全事故,都要按照事故原因沒查清不放過、責任人員沒處理不放過、整改措施沒落實不放過、有關人員沒受到教育不放過的“四不放過”原則,一查到底,嚴厲追究有關人員的責任,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對特大煤礦生產安全事故,要自事故發生之日起90日內完成事故調查處理工作。
    (二)凡因政府工作人員對煤礦安全生產監督檢查不力,玩忽職守,失職瀆職,甚至利用職權參股辦礦或收受賄賂,包庇袒護非法采礦,導致發生重特大事故的,要按照《國務院關于特大安全事故行政責任追究的規定(國務院令第302號)和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嚴肅追究其行政責任,構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責任。自2003年7月1日起,凡縣(市)發現兩處、鄉鎮發現一處非法生產或屬“四個一律關閉”應關卻未關的煤礦,對其、鄉政府主要領導人給予行政處分。
    (三)要加大對生產經營單位主要負責人的責任追究力度,特別是對違法違規生產,對安全生產責任制置若罔聞,造成生產安全事故的要依法從重處罰,構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從業人員不服從安全管理和違反安全生產規章及規程,造成重大事故的,也要依法處理。

 

 


國務院辦公廳關于進一步加強煤礦安全生產工作的意見


(國辦發〔2013〕99號)

(六)嚴格煤礦企業和管理人員準入。規范煤礦建設項目安全核準、項目核準和資源配置的程序。未通過安全核準的,不得通過項目核準;未通過項目核準的,不得頒發采礦許可證。不具備相應災害防治能力的企業申請開采高瓦斯、沖擊地壓、煤層易自燃、水文地質情況和條件復雜等煤炭資源的,不得通過安全核準。從事煤炭生產的企業必須有相關專業和實踐經歷的管理團隊。煤礦必須配備礦長、總工程師和分管安全、生產、機電的副礦長,以及負責采煤、掘進、機電運輸、通風、地質測量工作的專業技術人員。礦長、總工程師和分管安全、生產、機電的副礦長必須具有安全資格證,且嚴禁在其他煤礦兼職;專業技術人員必須具備煤礦相關專業中專以上學歷或注冊安全工程師資格,且有3年以上井下工作經歷。鼓勵專業化的安全管理團隊以托管、入股等方式管理小煤礦,提高小煤礦技術、裝備和管理水平。建立煤炭安全生產信用報告制度,完善安全生產承諾和安全生產信用分類管理制度,健全安全生產準入和退出信用評價機制。

(七)加強瓦斯管理。認真落實國家關于促進煤層氣(煤礦瓦斯)抽采利用的各項政策。高瓦斯、煤與瓦斯突出礦井必須嚴格執行先抽后采、不抽不采、抽采達標。煤與瓦斯突出礦井必須按規定落實區域防突措施,開采保護層或實施區域性預抽,消除突出危險性,做到不采突出面、不掘突出頭。發現瓦斯超限仍然作業的,一律按照事故查處,依法依規處理責任人。
  (八)嚴格煤礦企業瓦斯防治能力評估。完善煤礦企業瓦斯防治能力評估制度,提高評估標準,增加必備性指標。加強評估結果執行情況監督檢查,經評估不具備瓦斯防治能力的煤礦企業,所屬高瓦斯和煤與瓦斯突出礦井必須停產整頓、兼并重組,直至依法關閉。加強評估機構建設,充實評估人員,落實評估責任,對弄虛作假的單位和個人要嚴肅追究責任。

(十三)嚴格落實煤礦礦長責任制度。煤礦礦長要落實安全生產責任,切實保護礦工生命安全,確保煤礦必須證照齊全,嚴禁無證照或者證照失效非法生產;必須在批準區域正規開采,嚴禁超層越界或者巷道式采煤、空頂作業;必須做到通風系統可靠,嚴禁無風、微風、循環風冒險作業;必須做到瓦斯抽采達標,防突措施到位,監控系統有效,瓦斯超限立即撤人,嚴禁違規作業;必須落實井下探放水規定,嚴禁開采防隔水煤柱;必須保證井下機電和所有提升設備完好,嚴禁非阻燃、非防爆設備違規入井;必須堅持礦領導下井帶班,確保員工培訓合格、持證上崗,嚴禁違章指揮。達不到要求的煤礦,一律停產整頓。
  (十四)規范煤礦勞動用工管理。在一定區域內,加強煤礦企業招工信息服務,統一組織報名和資格審查、統一考核、統一簽訂勞動合同和辦理用工備案、統一參加社會保險、統一依法使用勞務派遣用工,并加強監管。嚴格實施工傷保險實名制;嚴厲打擊無證上崗、持假證上崗。
  (十五)保護煤礦工人權益。開展行業性工資集體協商,研究確定煤礦工人小時最低工資標準,提高下井補貼標準,提高煤礦工人收入。嚴格執行國家法定工時制度。停產整頓煤礦必須按期發放工人工資。煤礦必須依法配備勞動保護用品,定期組織職業健康檢查,加強塵肺病防治工作,建設標準化的食堂、澡堂和宿舍。
  (十六)提高煤礦工人素質。加強煤礦班組安全建設,加快變“招工”為“招生”,強化礦工實際操作技能培訓與考核。所有煤礦從業人員必須經考試合格后持證上崗,嚴格教考分離、建立統一題庫、制定考核辦法、對考核合格人員免費頒發上崗證書。健全考務管理體系,建立考試檔案,切實做到考試不合格不發證。將煤礦農民工培訓納入各地促進就業規劃和職業培訓扶持政策范圍。

(二十)加強煤礦應急救援裝備建設。煤礦要按規定建設完善緊急避險、壓風自救、供水施救系統,配備井下應急廣播系統,儲備自救互救器材。煤礦或煤礦集中的礦區,要配備適用的排水設備和應急救援物資。加快研制并配備能夠快速打通“生命通道”的先進設備。支持重點開發煤礦應急指揮、通信聯絡、應急供電等設備和移動平臺,以及遇險人員生命探測與搜索定位、災害現場大型破拆、救援人員特種防護用品和器材等救援裝備。


國務院關于預防煤礦生產安全事故的特別規定

(國務院令第446號

    第一條 為了及時發現并排除煤礦安全生產隱患,落實煤礦安全生產責任,預防煤礦生產安全事故發生,保障職工的生命安全和煤礦安全生產,制定本規定。
  第二條 煤礦企業是預防煤礦生產安全事故的
  責任主體。煤礦企業負責人(包括一些煤礦企業的實際控制人,下同)對預防煤礦生產安全事故負主要責任。
  第三條 國務院有關部門和地方各級人民政府應當建立并落實預防煤礦生產安全事故的責任制,監督檢查煤礦企業預防煤礦生產安全事故的情況,及時解決煤礦生產安全事故預防工作中的重大問題。
  第四條 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負責煤礦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的部門、國家煤礦安全監察機構設在省、自治區、直轄市的煤礦安全監察機構(以下簡稱煤礦安全監察機構),對所轄區域的煤礦重大安全生產隱患和違法行為負有檢查和依法查處的職責。
  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負責煤礦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的部門、煤礦安全監察機構不依法履行職責,不及時查處所轄區域的煤礦重大安全生產隱患和違法行為的,對直接責任人和主要負責人,根據情節輕重,給予記過、記大過、降級、撤職或者開除的行政處分;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第五條 煤礦未依法取得采礦許可證、安全生產許可證、營業執照和礦長未依法取得礦長資格證、礦長安全資格證的,煤礦不得從事生產。擅自從事生產的,屬非法煤礦。
  負責頒發前款規定證照的部門,一經發現煤礦無證照或者證照不全從事生產的,應當責令該煤礦立即停止生產,沒收違法所得和開采出的煤炭以及采掘設備,并處違法所得1倍以上5倍以下的罰款;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同時于2日內提請當地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予以關閉,并可以向上一級地方人民政府報告。
  第六條 負責頒發采礦許可證、安全生產許可證、營業執照和礦長資格證、礦長安全資格證的部門,向不符合法定條件的煤礦或者礦長頒發有關證照的,對直接責任人,根據情節輕重,給予降級、撤職或者開除的行政處分;對主要負責人,根據情節輕重,給予記大過、降級、撤職或者開除的行政處分;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前款規定頒發證照的部門,應當加強對取得證照煤礦的日常監督管理,促使煤礦持續符合取得證照應當具備的條件。不依法履行日常監督管理職責的,對主要負責人,根據情節輕重,給予記過、記大過、降級、撤職或者開除的行政處分;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第七條 在鄉、鎮人民政府所轄區域內發現有非法煤礦并且沒有采取有效制止措施的,對鄉、鎮人民政府的主要負責人以及負有責任的相關負責人,根據情節輕重,給予降級、撤職或者開除的行政處分;在縣級人民政府所轄區域內1個月內發現有2處或者2處以上非法煤礦并且沒有采取有效制止措施的,對縣級人民政府的主要負責人以及負有責任的相關負責人,根據情節輕重,給予降級、撤職或者開除的行政處分;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其他有關機關和部門對存在非法煤礦負有責任的,對主要負責人,屬于行政機關工作人員的,根據情節輕重,給予記過、記大過、降級或者撤職的行政處分;不屬于行政機關工作人員的,建議有關機關和部門給予相應的處分。
  第八條 煤礦的通風、防瓦斯、防水、防火、防煤塵、防冒頂等安全設備、設施和條件應當符合國家標準、行業標準,并有防范生產安全事故發生的措施和完善的應急處理預案。
  煤礦有下列重大安全生產隱患和行為的,應當立即停止生產,排除隱患:
  (一)超能力、超強度或者超定員組織生產的;
  (二)瓦斯超限作業的;
  (三)煤與瓦斯突出礦井,未依照規定實施防突出措施的;
  (四)高瓦斯礦井未建立瓦斯抽放系統和監控系統,或者瓦斯監控系統不能正常運行的;
  (五)通風系統不完善、不可靠的;
  (六)有嚴重水患,未采取有效措施的;
  (七)超層越界開采的;
  (八)有沖擊地壓危險,未采取有效措施的;
  (九)自然發火嚴重,未采取有效措施的;
  (十)使用明令禁止使用或者淘汰的設備、工藝的;
  (十一)年產6萬噸以上的煤礦沒有雙回路供電系統的;
  (十二)新建煤礦邊建設邊生產,煤礦改擴建期間,在改擴建的區域生產,或者在其他區域的生產超出安全設計規定的范圍和規模的;
  (十三)煤礦實行整體承包生產經營后,未重新取得安全生產許可證,從事生產的,或者承包方再次轉包的,以及煤礦將井下采掘工作面和井巷維修作業進行勞務承包的;
  (十四)煤礦改制期間,未明確安全生產責任人和安全管理機構的,或者在完成改制后,未重新取得或者變更采礦許可證、安全生產許可證和營業執照的;
  (十五)有其他重大安全生產隱患的。
  第九條 煤礦企業應當建立健全安全生產隱患排查、治理和報告制度。煤礦企業應當對本規定第八條第二款所列情形定期組織排查,并將排查情況每季度向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負責煤礦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的部門、煤礦安全監察機構寫出書面報告。報告應當經煤礦企業負責人簽字。
  煤礦企業未依照前款規定排查和報告的,由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負責煤礦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的部門或者煤礦安全監察機構責令限期改正;逾期未改正的,責令停產整頓,并對煤礦企業負責人處3萬元以上15萬元以下的罰款。
  第十條 煤礦有本規定第八條第二款所列情形之一,仍然進行生產的,由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負責煤礦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的部門或者煤礦安全監察機構責令停產整頓,提出整頓的內容、時間等具體要求,處50萬元以上200萬元以下的罰款;對煤礦企業負責人處3萬元以上15萬元以下的罰款。
  對3個月內2次或者2次以上發現有重大安全生產隱患,仍然進行生產的煤礦,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負責煤礦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的部門、煤礦安全監察機構應當提請有關地方人民政府關閉該煤礦,并由頒發證照的部門立即吊銷礦長資格證和礦長安全資格證,該煤礦的法定代表人和礦長5年內不得再擔任任何煤礦的法定代表人或者礦長。
  第十一條 對被責令停產整頓的煤礦,頒發證照的部門應當暫扣采礦許可證、安全生產許可證、營業執照和礦長資格證、礦長安全資格證。
  被責令停產整頓的煤礦應當制定整改方案,落實整改措施和安全技術規定;整改結束后要求恢復生產的,應當由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負責煤礦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的部門自收到恢復生產申請之日起60日內組織驗收完畢;驗收合格的,經組織驗收的地方人民政府負責煤礦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的部門的主要負責人簽字,并經有關煤礦安全監察機構審核同意,報請有關地方人民政府主要負責人簽字批準,頒發證照的部門發還證照,煤礦方可恢復生產;驗收不合格的,由有關地方人民政府予以關閉。
  被責令停產整頓的煤礦擅自從事生產的,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負責煤礦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的部門、煤礦安全監察機構應當提請有關地方人民政府予以關閉,沒收違法所得,并處違法所得1倍以上5倍以下的罰款;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第十二條 對被責令停產整頓的煤礦,在停產整頓期間,由有關地方人民政府采取有效措施進行監督檢查。因監督檢查不力,煤礦在停產整頓期間繼續生產的,對直接責任人,根據情節輕重,給予降級、撤職或者開除的行政處分;對有關負責人,根據情節輕重,給予記大過、降級、撤職或者開除的行政處分;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第十三條 對提請關閉的煤礦,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負責煤礦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的部門或者煤礦安全監察機構應當責令立即停止生產;有關地方人民政府應當在7日內作出關閉或者不予關閉的決定,并由其主要負責人簽字存檔。對決定關閉的,有關地方人民政府應當立即組織實施。
  關閉煤礦應當達到下列要求:
  (一)吊銷相關證照;
  (二)停止供應并處理火工用品;
  (三)停止供電,拆除礦井生產設備、供電、通信線路;
  (四)封閉、填實礦井井筒,平整井口場地,恢復地貌;
  (五)妥善遣散從業人員。
  關閉煤礦未達到前款規定要求的,對組織實施關閉的地方人民政府及其有關部門的負責人和直接責任人給予記過、記大過、降級、撤職或者開除的行政處分;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依照本條第一款規定決定關閉的煤礦,仍有開采價值的,經依法批準可以進行拍賣。
  關閉的煤礦擅自恢復生產的,依照本規定第五條第二款規定予以處罰;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第十四條 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負責煤礦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的部門或者煤礦安全監察機構,發現煤礦有本規定第八條第二款所列情形之一的,應當將情況報送有關地方人民政府。
  第十五條 煤礦存在瓦斯突出、自然發火、沖擊地壓、水害威脅等重大安全生產隱患,該煤礦在現有技術條件下難以有效防治的,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負責煤礦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的部門、煤礦安全監察機構應當責令其立即停止生產,并提請有關地方人民政府組織專家進行論證。專家論證應當客觀、公正、科學。有關地方人民政府應當根據論證結論,作出是否關閉煤礦的決定,并組織實施。
  第十六條 煤礦企業應當依照國家有關規定對井下作業人員進行安全生產教育和培訓,保證井下作業人員具有必要的安全生產知識,熟悉有關安全生產規章制度和安全操作規程,掌握本崗位的安全操作技能,并建立培訓檔案。未進行安全生產教育和培訓或者經教育和培訓不合格的人員不得下井作業。
  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負責煤礦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的部門應當對煤礦井下作業人員的安全生產教育和培訓情況進行監督檢查;煤礦安全監察機構應當對煤礦特種作業人員持證上崗情況進行監督檢查。發現煤礦企業未依照國家有關規定對井下作業人員進行安全生產教育和培訓或者特種作業人員無證上崗的,應當責令限期改正,處10萬元以上50萬元以下的罰款;逾期未改正的,責令停產整頓。
  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負責煤礦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的部門、煤礦安全監察機構未履行前款規定的監督檢查職責的,對主要負責人,根據情節輕重,給予警告、記過或者記大過的行政處分。
  第十七條 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負責煤礦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的部門、煤礦安全監察機構在監督檢查中,1個月內3次或者3次以上發現煤礦企業未依照國家有關規定對井下作業人員進行安全生產教育和培訓或者特種作業人員無證上崗的,應當提請有關地方人民政府對該煤礦予以關閉。
  第十八條 煤礦拒不執行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負責煤礦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的部門或者煤礦安全監察機構依法下達的執法指令的,由頒發證照的部門吊銷礦長資格證和礦長安全資格證;構成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的,由公安機關依照治安管理的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處罰;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第十九條 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負責煤礦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的部門、煤礦安全監察機構對被責令停產整頓或者關閉的煤礦,應當自煤礦被責令停產整頓或者關閉之日起3日內在當地主要媒體公告。
  被責令停產整頓的煤礦經驗收合格恢復生產的,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負責煤礦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的部門、煤礦安全監察機構應當自煤礦驗收合格恢復生產之日起3日內在同一媒體公告。
  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負責煤礦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的部門、煤礦安全監察機構未依照本條第一款、第二款規定進行公告的,對有關負責人,根據情節輕重,給予警告、記過、記大過或者降級的行政處分。
  公告所需費用由同級財政列支。
  第二十條 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和國有企業負責人不得違反國家規定投資入股煤礦(依法取得上市公司股票的除外),不得對煤礦的違法行為予以縱容、包庇。
  國家行政機關工作人員和國有企業負責人違反前款規定的,根據情節輕重,給予降級、撤職或者開除的處分;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第二十一條 煤礦企業負責人和生產經營管理人員應當按照國家規定輪流帶班下井,并建立下井登記檔案。
  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負責煤礦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的部門或者煤礦安全監察機構發現煤礦企業在生產過程中,1周內其負責人或者生產經營管理人員沒有按照國家規定帶班下井,或者下井登記檔案虛假的,責令改正,并對該煤礦企業處3萬元以上15萬元以下的罰款。
  第二十二條 煤礦企業應當免費為每位職工發放煤礦職工安全手冊。
  煤礦職工安全手冊應當載明職工的權利、義務,煤礦重大安全生產隱患的情形和應急保護措施、方法以及安全生產隱患和違法行為的舉報電話、受理部門。
  煤礦企業沒有為每位職工發放符合要求的職工安全手冊的,由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負責煤礦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的部門或者煤礦安全監察機構責令限期改正;逾期未改正的,處5萬元以下的罰款。
  第二十三條 任何單位和個人發現煤礦有本規定第五條第一款和第八條第二款所列情形之一的,都有權向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負責煤礦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的部門或者煤礦安全監察機構舉報。
  受理的舉報經調查屬實的,受理舉報的部門或者機構應當給予最先舉報人1000元至1萬元的獎勵,所需費用由同級財政列支。
  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負責煤礦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的部門或者煤礦安全監察機構接到舉報后,應當及時調查處理;不及時調查處理的,對有關責任人,根據情節輕重,給予警告、記過、記大過或者降級的行政處分。
  第二十四條 煤礦有違反本規定的違法行為,法律規定由有關部門查處的,有關部門應當依法進行查處。但是,對同一違法行為不得給予兩次以上罰款的行政處罰。
  第二十五條 國家行政機關工作人員、國有企業負責人有違反本規定的行為,依照本規定應當給予處分的,由監察機關或者任免機關依法作出處分決定。
  國家行政機關工作人員、國有企業負責人對處分決定不服的,可以依法提出申訴。
  第二十六條 當事人對行政處罰決定不服的,可以依法申請行政復議,或者依法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第二十七條 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可以依據本規定制定具體實施辦法。
  第二十八條 本規定自公布之日起施行。


《刑法》關于安全事故責任的相關規定

一、重大責任事故罪

(一)法律規定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條第一款之規定,在生產、作業中違反有關安全管理的規定,因而發生重大傷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嚴重后果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特別惡劣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二)量刑

發生重大傷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嚴重后果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特別惡劣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三)立案標準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危害礦山生產安全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第四條之規定,發生礦山生產安全事故,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條、第一百三十五條規定的“重大傷亡事故或者其他嚴重后果”:

1.造成死亡一人以上,或者重傷三人以上的;

2.造成直接經濟損失一百萬元以上的;

3.造成其他嚴重后果的情形。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條、第一百三十五條規定的“情節特別惡劣”:

1.造成死亡三人以上,或者重傷十人以上的;

2.造成直接經濟損失三百萬元以上的;

3.其他特別惡劣的情節。

二、強令違章冒險作業罪

(一)法律規定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條第二款之規定,強令他人違章冒險作業,因而發生重大傷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嚴重后果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特別惡劣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二)量刑

發生重大傷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嚴重后果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特別惡劣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三)立案標準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危害礦山生產安全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第四條之規定,發生礦山生產安全事故,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條、第一百三十五條規定的“重大傷亡事故或者其他嚴重后果”:

1.造成死亡一人以上,或者重傷三人以上的;

2.造成直接經濟損失一百萬元以上的;

3.造成其他嚴重后果的情形。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條、第一百三十五條規定的“情節特別惡劣”:

1.造成死亡三人以上,或者重傷十人以上的;

2.造成直接經濟損失三百萬元以上的;

3.其他特別惡劣的情節。

三、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

(一)法律規定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三十五條第一款之規定,安全生產設施或者安全生產條件不符合國家規定,因而發生重大傷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嚴重后果的,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特別惡劣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二)量刑

發生重大傷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嚴重后果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特別惡劣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三)立案標準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危害礦山生產安全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第四條之規定,發生礦山生產安全事故,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條、第一百三十五條規定的“重大傷亡事故或者其他嚴重后果”:

1.造成死亡一人以上,或者重傷三人以上的;

2.造成直接經濟損失一百萬元以上的;

3.造成其他嚴重后果的情形。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條、第一百三十五條規定的“情節特別惡劣”:

1.造成死亡三人以上,或者重傷十人以上的;

2.造成直接經濟損失三百萬元以上的;

3.其他特別惡劣的情節。

四、不報、謊報安全事故罪

(一)法律規定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三十九條第二款之規定,在安全事故發生后,負有報告職責的人員不報或者謊報事故情況,貽誤事故搶救,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二)量刑

貽誤事故搶救,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三)立案標準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危害礦山生產安全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第六條之規定,在礦山生產安全事故發生后,負有報告職責的人員不報或者謊報事故情況,貽誤事故搶救,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一百三十九條之一規定的“情節嚴重”:

1.導致事故后果擴大,增加死亡一人以上,或者增加重傷三人以上,或者增加直接經濟損失一百萬元以上的;

2.實施下列行為之一,致使不能及時有效開展事故搶救的:

1)決定不報、謊報事故情況或者指使、串通有關人員不報、謊報事故情況的;

2)在事故搶救期間擅離職守或者逃匿的;

3)偽造、破壞事故現場,或者轉移、藏匿、毀滅遇難人員尸體,或者轉移、藏匿受傷人員的;

4)毀滅、偽造、隱匿與事故有關的圖紙、記錄、計算機數據等資料以及其他證據的;

3.其他嚴重的情節。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一百三十九條之一規定的“情節特別嚴重”:

1.導致事故后果擴大,增加死亡三人以上,或者增加重傷十人以上,或者增加直接經濟損失三百萬元以上的;

2.采用暴力、脅迫、命令等方式阻止他人報告事故情況導致事故后果擴大的;

3.其他特別嚴重的情節。

五、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員失職罪

(一)法律規定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六十八條之規定,國有公司、企業的工作人員,由于嚴重不負責任或者濫用職權,造成國有公司、企業破產或者嚴重損失,致使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使國家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國有事業單位的工作人員有前款行為,致使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的工作人員,徇私舞弊,犯前兩款罪的,依照第一款的規定從重處罰。

(二)量刑

致使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使國家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三)立案標準

根據《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二)》第十五條之規定,[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員失職案(刑法第一百六十八條)]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的工作人員,嚴重不負責任,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1.造成國家直接經濟損失數額在五十萬元以上的;

2.造成有關單位破產,停業、停產一年以上,或者被吊銷許可證和營業執照、責令關閉、撤銷、解散的;

3.其他致使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情形。

六、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員濫用職權罪

(一)法律規定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六十八條之規定,國有公司、企業的工作人員,由于嚴重不負責任或者濫用職權,造成國有公司、企業破產或者嚴重損失,致使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使國家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國有事業單位的工作人員有前款行為,致使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的工作人員,徇私舞弊,犯前兩款罪的,依照第一款的規定從重處罰。

(二)量刑

致使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使國家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三)立案標準

根據《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二)》第十六條之規定,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員濫用職權案(刑法第一百六十八條)]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的工作人員,濫用職權,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

1.造成國家直接經濟損失數額在三十萬元以上的;

2.造成有關單位破產,停業、停產六個月以上,或者被吊銷許可證和營業執照、責令關閉、撤銷、解散的;

3.其他致使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情形。

七、濫用職權罪

(一)法律規定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條之規定,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濫用職權,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規定的,依照規定。

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徇私舞弊,犯前款罪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規定的,依照規定。

(二)量刑

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徇私舞弊,犯前款罪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規定的,依照規定。

(三)立案標準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瀆職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一條之規定,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濫用職權,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條規定的“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

1.造成死亡1人以上,或者重傷3人以上,或者輕傷9人以上,或者重傷2人、輕傷3人以上,或者重傷1人、輕傷6人以上的;

2.造成經濟損失30萬元以上的;

3.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的;

4.其他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情形。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條規定的“情節特別嚴重”:

1.造成傷亡達到前款第(一)項規定人數3倍以上的;

2.造成經濟損失150萬元以上的;

3.造成前款規定的損失后果,不報、遲報、謊報或者授意、指使、強令他人不報、遲報、謊報事故情況,致使損失后果持續、擴大或者搶救工作延誤的;

4.造成特別惡劣社會影響的;

5.其他特別嚴重的情節。

八、玩忽職守罪

(一)法律規定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條之規定,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玩忽職守,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規定的,依照規定。

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徇私舞弊,犯前款罪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規定的,依照規定。

(二)量刑

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徇私舞弊,犯前款罪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規定的,依照規定。

(三)立案標準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瀆職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一條之規定,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玩忽職守,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條規定的“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

1.造成死亡1人以上,或者重傷3人以上,或者輕傷9人以上,或者重傷2人、輕傷3人以上,或者重傷1人、輕傷6人以上的;

2.造成經濟損失30萬元以上的;

3.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的;

4.其他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情形。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條規定的“情節特別嚴重”:

1.造成傷亡達到前款第(一)項規定人數3倍以上的;

2.造成經濟損失150萬元以上的;

3.造成前款規定的損失后果,不報、遲報、謊報或者授意、指使、強令他人不報、遲報、謊報事故情況,致使損失后果持續、擴大或者搶救工作延誤的;

4.造成特別惡劣社會影響的;

5.其他特別嚴重的情節。

九、關于辦理瀆職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告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瀆職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一)》已于2012年7月9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552次會議、2012年9月12日由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一屆檢察委員會第79次會議通過,現予公布,自2013年1月9日起施行。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

2012年12月7日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瀆職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一)

(法釋〔2012〕18號)

為依法懲治瀆職犯罪,根據刑法有關規定,現就辦理瀆職刑事案件適用法律的若干問題解釋如下:

第一條  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濫用職權或者玩忽職守,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條規定的“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

(一)造成死亡1人以上,或者重傷3人以上,或者輕傷9人以上,或者重傷2人、輕傷3人以上,或者重傷1人、輕傷6人以上的;

(二)造成經濟損失30萬元以上的;

(三)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的;

(四)其他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情形。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條規定的“情節特別嚴重”:

(一)造成傷亡達到前款第(一)項規定人數3倍以上的;

(二)造成經濟損失150萬元以上的;

(三)造成前款規定的損失后果,不報、遲報、謊報或者授意、指使、強令他人不報、遲報、謊報事故情況,致使損失后果持續、擴大或者搶救工作延誤的;

(四)造成特別惡劣社會影響的;

(五)其他特別嚴重的情節。

第二條  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實施濫用職權或者玩忽職守犯罪行為,觸犯刑法分則第九章第三百九十八條至第四百一十九條規定的,依照該規定定罪處罰。

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濫用職權或者玩忽職守,因不具備徇私舞弊等情形,不符合刑法分則第九章第三百九十八條至第四百一十九條的規定,但依法構成第三百九十七條規定的犯罪的,以濫用職權罪或者玩忽職守罪定罪處罰。

第三條  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實施瀆職犯罪并收受賄賂,同時構成受賄罪的,除刑法另有規定外,以瀆職犯罪和受賄罪數罪并罰。

第四條  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實施瀆職行為,放縱他人犯罪或者幫助他人逃避刑事處罰,構成犯罪的,依照瀆職罪的規定定罪處罰。

國家機關工作人員與他人共謀,利用其職務行為幫助他人實施其他犯罪行為,同時構成瀆職犯罪和共謀實施的其他犯罪共犯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國家機關工作人員與他人共謀,既利用其職務行為幫助他人實施其他犯罪,又以非職務行為與他人共同實施該其他犯罪行為,同時構成瀆職犯罪和其他犯罪的共犯的,依照數罪并罰的規定定罪處罰。

第五條  國家機關負責人員違法決定,或者指使、授意、強令其他國家機關工作人員違法履行職務或者不履行職務,構成刑法分則第九章規定的瀆職犯罪的,應當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集體研究”形式實施的瀆職犯罪,應當依照刑法分則第九章的規定追究國家機關負有責任的人員的刑事責任。對于具體執行人員,應當在綜合認定其行為性質、是否提出反對意見、危害結果大小等情節的基礎上決定是否追究刑事責任和應當判處的刑罰。

第六條  以危害結果為條件的瀆職犯罪的追訴期限,從危害結果發生之日起計算;有數個危害結果的,從最后一個危害結果發生之日起計算。

第七條  依法或者受委托行使國家行政管理職權的公司、企業、事業單位的工作人員,在行使行政管理職權時濫用職權或者玩忽職守,構成犯罪的,應當依照《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九章瀆職罪主體適用問題的解釋》的規定,適用瀆職罪的規定追究刑事責任。

第八條  本解釋規定的“經濟損失”,是指瀆職犯罪或者與瀆職犯罪相關聯的犯罪立案時已經實際造成的財產損失,包括為挽回瀆職犯罪所造成損失而支付的各種開支、費用等。立案后至提起公訴前持續發生的經濟損失,應一并計入瀆職犯罪造成的經濟損失。

債務人經法定程序被宣告破產,債務人潛逃、去向不明,或者因行為人的責任超過訴訟時效等,致使債權已經無法實現的,無法實現的債權部分應當認定為瀆職犯罪的經濟損失。

瀆職犯罪或者與瀆職犯罪相關聯的犯罪立案后,犯罪分子及其親友自行挽回的經濟損失,司法機關或者犯罪分子所在單位及其上級主管部門挽回的經濟損失,或者因客觀原因減少的經濟損失,不予扣減,但可以作為酌定從輕處罰的情節。

第九條  負有監督管理職責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濫用職權或者玩忽職守,致使不符合安全標準的食品、有毒有害食品、假藥、劣藥等流入社會,對人民群眾生命、健康造成嚴重危害后果的,依照瀆職罪的規定從嚴懲處。

第十條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此前發布的司法解釋與本解釋不一致的,以本解釋為準。


相關案例

(一)玩忽職守罪

郭文軍玩忽職守案

1.基本案情

被告人郭文軍,男,1966年月日出生,漢族,本科文化程度,系平頂山市新華區煤炭工業局總工程師。

2008年3月,被告人郭文軍在擔任平頂山市新華區煤炭工業局技術科科長、總工程師期間,負責轄區內煤礦技術管理工作。其對轄區內新華四礦在技術改造過程中長期違法違規組織生產的行為疏于管理,不認真履行職責,致使新華四礦于2008年3月10日時份,在違規生產中發生特大瓦斯爆炸,造成死亡人的嚴重后果。

2.判決結果

河南省平頂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被告人郭文軍犯玩忽職守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

 

申中玩忽職守、受賄案

1.基本案情

被告人申中,男,1968年4月8日生,漢族,云南省羅平縣人,中共黨員,研究生學歷。原系云南省師宗縣縣委常委、縣人民政府常務副縣長、師宗縣十五屆人大代表。2011年12月27日,其因涉嫌玩忽職守罪和受賄罪,經師宗縣人大常委會主任會議許可,由曲靖市人民檢察院決定刑事拘留。2012年1月8日,經云南省人民檢察院決定逮捕。

被告人申中作為分管師宗縣煤炭工業局、師宗縣煤礦安全監督管理局的副縣長,不認真履行職責,對師宗縣私莊煤礦違法生產情形未組織相關部門采取有效措施予以整治,尤其是在2011年6月8日,申中收到云南省煤礦安全監察局曲靖分局發給師宗縣政府的《煤礦安全監察預警書》后,未正確履行職責,按預警書所要求的內容,督促有關部門對存在問題的煤礦進行督促檢查、整改落實。7月20日,在聽取了師宗縣煤炭工業局大舍煤管所所長曹國俊等人(另案處理)對煤礦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工作的匯報,知曉私莊煤礦《安全生產許可證》已被云南省煤礦安全監察局曲靖分局暫扣但仍存在違規違法生產行為,并未根據《國務院關于預防煤礦安全生產事故特別規定》、《煤礦隱患排查和整頓關閉實施辦法(試行)》等規章制度的相關規定,及時組織相關部門、采取措施將私莊煤礦關閉,也未對大舍煤管所轄區內的煤礦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工作進行實地檢查、督促,最終導致私莊煤礦于2011年11月10日6時19分發生特別重大煤與瓦斯突出事故,造成43人死亡(其中8名遇難者遺體被埋井下),直接經濟損失3970萬元。另,在2011年7月,被告人申中利用擔任師宗縣縣委常委、縣人民政府常務副縣長的職務便利,接受師宗焦化有限責任公司法定代表人黎俊的請托,為該公司能盡快辦理在民營改制中超標獲獎勵兌現等事宜提供了幫助。黎俊將20萬元人民幣存入以申中身份證辦理的農業銀行借記卡賬戶下。2010年春節前至2011年中秋節,被告人申中利用擔任師宗縣縣委常委、縣人民政府常務副縣長的職務便利,接受師宗縣宏華水泥廠負責人王老貴的請托,為該水泥廠順利推進土地開發、營業執照年檢事宜提供了幫助,先后收受王老貴所送人民幣12萬元。2011年春節前,被告人申中利用擔任師宗縣縣委常委、縣人民政府常務副縣長的職務便利,接受師宗縣私莊煤礦法定代表人梁永輝為了與其搞好關系,使煤礦生產經營進一步發展,所送的人民幣1萬元。當年7月份,申中在明知私莊煤礦存在違法生產行為,未按規定組織、采取有效措施予以制止,進而導致“11·10”特大煤與瓦斯突出事故發生。

2.裁判結果

法庭經審理認為,被告人申中身為國家機關工作人員,不正確履行工作職責,致使人民利益遭受特別重大的損失,其行為已構成玩忽職守罪。其還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人民幣33萬元,為他人謀取利益,其行為又構成受賄罪。公訴機關指控的事實清楚,罪名成立。被告人申中認罪態度好,并主動供述了受賄犯罪事實,符合《刑法》關于自首的構成規定,系自首,對其犯玩忽職守罪可從輕處罰,對其所犯的受賄罪可減輕處罰。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條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條,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第三百九十七條第一款,第六十九條,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四條之規定,作出如下判決:一、被告人申中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并處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10萬元;犯玩忽職守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九年,并處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10萬元。二、違法所得人民幣33萬元依法予以沒收,由扣押機關上交國庫。

 

(二)濫用職權罪

李宏興濫用職權案

1.基本案情

被告人蔚縣縣委書記李宏興。

2008年7月14日,河北省張家口市蔚縣李家洼煤礦新井發生特別重大炸藥燃燒事故。事故發生后,礦主隱瞞不報、轉移尸體、破壞現場、銷毀證據、收買記者、高額賠償遇難者家屬;河北省蔚縣和南留莊鎮黨政主要負責人和部分工作人員組織或參與瞞報。事故造成34人死亡、1人失蹤,直接經濟損失1924萬元。

2009年11月下旬,國務院的批復認定,這是一起非法盜采國家資源、造成重大人員傷亡、惡意瞞報的責任事故。66名事故責任人受到責任追究,其中,蔚縣縣委書記李宏興作為事故責任人被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2.判決結果

法院以濫用職權罪,判處李宏興有期徒刑兩年;以受賄罪,判處其有期徒刑12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并處沒收個人財產30萬元。決定執行有期徒刑13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沒收個人財產30萬元。

 

蔡某某濫用職權案

 

1.基本案情

2016年7月5日23時16分,四川省華鎣市錦春煤業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錦春煤礦”)發生較大煤與瓦斯突出事故,5人被困井下。次日3時許,錦春煤礦總經理唐某某等人將這一情況告知四川省華鎣市煤炭管理局總工程師被告人蔡某某,蔡某某當即決定不上報事故,同時讓錦春煤礦也不要上報。2016年7月6日20時許,四川省煤礦安全監察局接群眾舉報錦春煤礦發生事故未報,遂電話詢問四川省華鎣市煤炭管理局,被告人蔡某某得知此事后才電話通知錦春煤礦礦長趙某按程序上報事故。最終,該事故致5人死亡,直接經濟損失達809萬元。被告人蔡某某故意隱瞞事故長達17小時,延誤搶險救援工作,造成了惡劣的社會影響。
    2009年至2016年期間,被告人蔡某某擔任四川省華鎣市煤炭管理局總工程師。根據四川省華鎣市煤炭管理局關于領導班子成員的分工,被告人蔡某某負責該市煤炭行業發展、工會、青年組織、婦女工作和瓦斯遠程監控管理,分管生技股、監控中心,牽頭安監股的行業發展工作。2016年9月12日,被告人蔡某某主動到四川省華鎣市人民檢察院遞交了自首材料,表示愿意接受處罰,并于同年10月9日上午到四川省華鎣市人民檢察院接受調查。

 2.裁判結果

一審法院認為,被告人蔡某某身為華鎣市煤炭管理局總工程師,在得知錦春煤礦發生安全事故5人被困井下的消息后,違反職權行使程序,擅自決定瞞報事故長達17小時,延誤救援,造成惡劣社會影響,其行為已觸犯我國刑法,構成濫用職權罪,應受到刑罰處罰。被告人蔡某某在錦春煤礦安全事故發生后,主動到華鎣市人民檢察院遞交自首材料,表示愿意接受處罰,并到華鎣市人民檢察院接受調查,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屬于自首,依法可以從輕處罰。被告人蔡某某在庭審中自愿認罪,有悔罪表現。根據我國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結合本案的事實、情節,被告人蔡某某符合宣告緩刑的條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六十一條、第六十二條、第四十五條、第七十二條第一款、第七十三條第二款和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瀆職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一條第一款第(三)項之規定,判決被告人蔡某某犯濫用職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
    一審宣判后,被告人蔡某某不服,提出上訴稱:1.其瞞報事故的時間應計算為6個多小時,不是17小時;2.瞞報與事故損失擴大之間不存在因果關系;3.沒有造成惡劣的社會影響。一審法院量刑過重,請求二審法院改判為免予刑事處罰。上訴人蔡某某的辯護人則認為蔡某某的行為不構成犯罪。二審期間上訴人蔡某某及其辯護人沒有提出新的事實和證據。
    廣安市人民檢察院的出庭意見:原判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量刑適當,建議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法院認為:原判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準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第二百三十三條之規定,裁定如下: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三)重大責任事故罪

岳超勝、謝榮仁重大責任事故案

1.基本案情

被告人岳超勝,男,漢族,1963年10月13日出生,黑龍江省龍煤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鶴崗分公司新興煤礦礦長(以下簡稱新興煤礦)。

被告人謝榮仁,男,漢族,1960年6月14日出生,新興煤礦副礦長。

新興煤礦因未建立地面永久瓦斯抽放系統、安全生產許可證已過期且被暫扣。2009年1月13日至9月18日,黑龍江省煤礦監察局及其鶴濱監察分局7次責令新興煤礦停產整改,但新興煤礦拒不執行。新興煤礦三水平113工作面探煤巷施工中未按作業規程打超前鉆探,違章作業。同年9月10日至10月18日,新興煤礦隱患排查會及礦務會三次將三水平113工作面未打超前鉆探措施列為重大安全隱患,均確定負責“一通三防”工作的被告人謝榮仁(副礦長)為整改責任人,但謝榮仁未予整改,被告人岳超勝(礦長)沒有督促落實,負責全礦技術管理工作的總工程師董欽奎(已判刑)和負責安全監督檢查工作的監察處長劉宗團(已判刑)亦未要求隱患單位整改落實。二開拓區區長、副區長張立君、王守安(已判刑)繼續在三水平113工作面違章施工作業。同年11月21日2時,三水平113工作面作業中發生煤與瓦斯突出事故,岳超勝、謝榮仁現場指揮中未下令切斷二水平電源,致使三水平113工作面突出的瓦斯進入二水平工作面,遇電火花后發生爆炸,造成108人死亡、133人受傷(其中重傷6人),直接經濟損失5614.65萬元。

2.判決結果

黑龍江省鶴崗市興山區人民法院以重大責任事故罪分別判處被告人岳超勝有期徒刑七年(與另案私分國有資產罪所判刑罰有期徒刑六個月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七年,罰金人民幣3萬元),被告人謝榮仁有期徒刑七年。

宣判后,岳超勝、謝榮仁均沒有提起上訴,判決已生效。

 

王某某重大責任事故案

1.基本案情

2007年9月17日桂發煤礦原業主李長發將該礦轉讓給高某某,但未辦理法定代表人變更登記。2007年12月28日,桂發煤礦由政府關停進行資源整合,是停產、待審批煤礦。2011年3月,被告人王某某到桂發煤礦工作,在沒有礦長資質的情況下,被高某某任命為桂發煤礦礦長,全面負責煤礦的安全生產管理工作,是煤礦安全生產第一責任者。2011年2月,桂發煤礦盜采隱蔽工作面內未經批準的煤炭資源,整個隱蔽工作面沒有形成正規的通風系統,未安裝瓦斯安全監控系統,且違規使用煤電鉆從事生產作業和使用局扇采煤。工人入井作業不配帶救生器材,礦井安全管理人員無資質上崗和虛設有資質管理人員。2011年4月26日3時20分許,工人在進行采掘作業時,瓦斯異常涌出,排風不暢致瓦斯積聚達到爆炸濃度,煤電鉆電纜破損處芯線短路產生火花,引起瓦斯爆炸。黑龍江省煤礦安全監察局會同省有關部門組成的事故調查組調查認定,桂發煤礦“4.26”較大瓦斯爆炸事故是一起責任事故,死亡9人,直接經濟損失839萬元。
  2011年4月26日,桂發煤礦發生事故時,王某某正在黑龍江省煤管局辦理該礦的相關手續,其在煤礦發生事故后逃匿。
  2015年7月6日,被告人王某某主動到滴道區中暖派出所投案。

2.裁判結果

法院認為,被告人王某某作為桂發煤礦礦長,違反有關安全管理規定組織生產作業,因而發生較大瓦斯爆炸事故,情節特別惡劣,其行為已構成重大責任事故罪,公訴機關指控罪名成立,予以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三十九條之一規定“不報、謊報安全事故罪,是指在安全事故發生后,負有報告職責的人員不報或者謊報事故情況,貽誤事故搶救,情節嚴重的行為”。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危害礦山生產安全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6條規定“在礦山生產安全事故發生后,負有報告職責的人員不報或者謊報事故情況,貽誤事故搶救,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情節嚴重:(一)、導致事故后果擴大,增加死亡一人以上,或者增加重傷三人以上,或者增加直接經濟損失一百萬元以上的;(二)、實施下列行為之一,致使不能及時有效開展事故搶救的:1、決定不報、謊報事故情況或者指使、串通有關人員不報、謊報事故情況的;2、在事故搶救期間撤離職守或者逃匿的;3、偽造事故現場,或者轉移、藏匿、毀滅遇難人員尸體,或者轉移、藏匿受傷人員的;4、毀滅、偽造、隱匿與事故有關的圖紙、記錄、計算機數據等資料以及其他證據的;(三)、其他嚴重的情節。被告人王某某作為有報告職責的人員,在安全事故發生后,不報事故情況,但并未因此貽誤事故搶救。其在安全事故發生后逃匿,但該行為并未造成不能及時有效開展事故搶救。綜上,被告人王某某不報事故情況的行為,情節不嚴重,不構成不報、謊報安全事故罪,公訴機關指控罪名不成立,不予支持。被告人王某某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可以從輕處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的規定,判決如下:被告人王某某犯重大責任事故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

 

印華四、印華二、陸銘、張小學、孔維能、封正華

重大責任事故案

—貴州省盤縣金銀煤礦“3·12”重大瓦斯爆炸事故

1.基本案情

1999年,被告人印華四、印華二兄弟與印路保(另案處理)共同投資開辦金銀煤礦。因金銀煤礦位于國家規劃的松河礦區內,貴州省政府于2007年4月26日在《貴州日報》上公告關閉該煤礦,并注銷了采礦權證。后經有關部門協調,金銀煤礦與尖山煤礦、阿六寺煤礦整合為松河新成煤業復采四單元,并與松河公司共同組建新公司。整合完成后,印華四、印華二、印路保各占金銀煤礦三分之一的股份,印華四擔任主要負責人,負責復采四單元的全面管理工作,印華二負責后勤管理,印路保不負責具體管理工作。為解決全省電煤供應緊張問題,并考慮到復采改造單元長期停產可能誘發安全隱患,2007年10月22日,盤縣政府縣長辦公會議研究決定,同意金銀煤礦作為松河新成煤業復采四單元的過渡生產系統恢復正常生產。2008年6月21日,為加強對復采改造煤礦的安全監管,盤縣政府專題會議作出決定,暫時停止松河新成煤業復采單元過渡系統生產活動。2009年5月6日,盤縣政府決定全面停止松河新成煤業復采單元過渡系統的一切生產活動。2010年以后,貴州省各級政府又多次出臺規定,嚴禁煤礦邊建設邊生產,嚴厲打擊擅自啟封已關閉系統組織生產行為。
  2008年7月21日,被告人印華四、印華二明知松河新成煤業復采四單元老系統(即金銀煤礦)是禁止開展生產的煤礦,仍將該礦發包給被告人張小學和陸銘開采,并安排被告人孔維能和印大春(另案處理)對煤礦進行安全管理,安排被告人封正華擔任技術員,負責煤礦的巷道規劃和圖紙資料設計。張小學和陸銘承包煤礦后招聘工人,并在安全管理不到位、不具備相應安全生產條件的情況下組織工人生產。期間,當地煤炭管理部門和安全監管部門多次對金銀煤礦進行查處,嚴禁該煤礦開展生產,但張小學、陸銘拒不執行監管決定。2011年3月9日,盤縣安監局淤泥安監站發現金銀煤礦非法生產,遂依法關閉并砌封了礦井口。當日,張小學、孔維能、封正華等人擅自組織工人啟封礦井恢復生產。由于該礦井通風設施不符合規定,且未安裝瓦斯抽放系統,安全監測監控系統損壞后一直未重新安裝,造成瓦斯不斷積聚。同年3月12日0時許,金銀煤礦在生產過程中放炮時母線短路產生火花,導致發生重大瓦斯爆炸事故,造成19名工人死亡、15名工人受傷的嚴重后果。

2.裁判結果

貴州省盤縣人民法院一審判決認為,被告人印華四、印華二等人將共同投資開辦的金銀煤礦(松河新成煤業公司復采四單元)承包給被告人張小學和陸銘開采,印華四負責煤礦全面管理工作,印華二參與管理,印華四、印華二安排被告人孔維能負責煤礦安全管理,實際上履行安全礦長職責,安排被告人封正華擔任金銀煤礦技術員,負責煤礦生產技術規劃管理,六被告人明知金銀煤礦被有關部門公告關閉并被注銷采礦權證,又經煤炭管理部門和安監部門多次查處并嚴禁生產,仍在安全管理不到位、不具備安全生產條件的情況下違反法律、法規和企業規章制度的規定,組織工人生產,導致發生重大責任事故,其行為均已構成重大責任事故罪,且情節特別惡劣。張小學案發后主動向公安機關投案并如實供述罪行,具有自首情況,其余五被告人被抓獲后如實供述罪行,且事故發生后金銀煤礦及各被告人共同積極賠償事故遇難者經濟損失,可以從輕處罰。綜上,以重大責任事故罪,分別判處被告人印華四有期徒刑六年六個月,被告人印華二、孔維能、陸銘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被告人張小學有期徒刑四年,被告人封正華有期徒刑三年。

 

(四)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

宋民剛、劉興山重大勞動安全事故案

1.基本案情

被告人宋民剛,男,1957年月日出生于河南省泌陽縣,漢族,農民,初中文化,捕前系泌陽縣順達礦業有限公司條山鐵礦號礦礦長。

被告人劉興山(又名劉柱),男,1962年月日出生于河南省泌陽縣,漢族,農民,小學文化,捕前系泌陽縣順達礦業有限公司條山鐵礦號礦安全員。

泌陽縣順達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順達公司)條山鐵礦號礦系在年泌陽縣人民政府治理整頓礦產資源開發秩序中被整合到順達公司,宋民剛為該礦礦長兼安全員,劉興山為該礦安全員。年至年期間,由于亂挖濫采,該礦井下巷道與順達公司號礦井下巷道被打通,6號礦井下巷道與順達公司號礦井下巷道被打通。宋民剛、劉興山二人明知存在上述安全隱患,但沒有采取任何措施予以防范或消除,仍繼續讓工人下井生產。2009年8月3日,泌陽縣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以未按批準的安全設施設計施工等原因,責令該礦立即停產停業,但宋民剛沒有安排停產,工人繼續下井生產。2009年10月3日凌晨,順達公司號礦在爆破作業時引發透水,致使作業巷道相互貫通的順達公司4號、6號、7號礦同時被淹,造成號礦正在井下作業的名工人被困,結果其中人在天后被救出,4人因溺水死亡。

2.判決結果

河南省泌陽縣人民法院判決告人宋民剛犯強令違章冒險作業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被告人劉興山犯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

 

蔡某某、段某某、晏某某重大勞動安全事故案

1.基本案情

2013年10月4日16時,百里杜鵑管理區金坡鄉金隆煤礦(以下稱金隆煤礦)礦長段某某和總工蔡某某主持召開調度會,安排41人入井作業。17時15分,由于煤礦供電系統出現故障,導致井下多次反復停送電,但未按有關規定撤出井下作業人員。19時45分,恢復正常送電后,溜煤下山刮板運輸機啟動不了,調度室安排電工黃某某趕到現場進行處理。20時5分,黃某某處理完故障后,在啟動刮板運輸機電機開關的瞬間,7#密閉內發生了瓦斯爆炸事故,事故共造成潘某某、黃某某、陳某某三名工人死亡,高某、劉某某、黃某甲三名工人受傷,直接經濟損失600余萬元。事故發生后,相關部門及人員未按規定上報。根據貴州煤礦安全檢查局畢節檢查分局事故調查報告認定,被告人段某某系金隆煤礦礦長。煤礦安全生產第一人,對煤礦的安全生產工作管理、督促、檢查不到位,在礦井多次停電、存在重大安全隱患的情況下未組織進行安排排查,對事故發生負有主要責任;被告人蔡某某系金隆煤礦總工,事故當班帶班領導,未履行安全技術管理及現場管理職責,設計不合格密閉,在停電、風機停風的情況下,未及時消除安全隱患,撤出井下作業人員,并制止工人的違章冒險行為,對事故負有主要責任;被告人晏某某系金隆煤礦機電礦長,未認真履行安全職責,礦井機電管理不到位,礦井供電系統管理混亂,對密閉內采面的供電線纜未及時拆除,對事故發生負有主要責任。2015年4月26日,被告人段某某、蔡某某、晏某某三人到百里杜鵑公安局投案。

經貴州省煤礦安全監察局畢節監察分局調查認定:此次事故是一起責任事故。事故的直接原因是:在密閉內的1505采煤瓦斯涌出到1505皮帶下山與1505軌道下山聯絡巷內積聚,達到爆炸濃度;啟動刮板運輸機時,電流經連接開關的電纜傳至1505皮帶下山與1505軌道下山聯絡巷內,產生電火花引發瓦斯爆炸,導致事故發生。事故的間接原因是:1、煤礦供電管理混亂,井下開關漏電保護功能失效;2、煤礦密閉構筑質量不合格,電纜、水溝等直接進入密閉;3、現場安全管理不到位,在全礦井停電、風機停風的情況下,未及時撤出井下作業人員;4、煤礦安全生產管理混亂,未認真執行隱患排查、治理和報告制度,及時消除安全生產隱患。5、貴州盤縣灣田煤業有限公司對金隆煤礦安全管理督促不到位;6、百管委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未能認真貫徹執行《國務院關于進一步加強企業安全生產工作的通知》、《省人民政府關于切實加強煤礦安全生產工作的意見》等要求,對金隆煤礦安全監管不到位,對發現的隱患未跟蹤落實整改到位;7、百里杜鵑管委會相關領導對安全生產工作重視程度不夠,發生安全生產事故后,未及時督促相關部門按規定上報事故。事故發生后,被告人段某某、蔡某某積極組織施救,參與礦難的善后處理工作,黔西縣金隆煤礦對遇難礦工和受傷礦工的經濟損失進行了賠償并取得了諒解。案發后,被告人段某某、蔡某某、晏某某均于2015年4月24日自動到公安機關投案。
  另查明:事故發生后,被告人段某某、蔡某某向黔西縣金隆煤礦報告,但黔西縣金隆煤礦在百里杜鵑安全生產管理局、百里杜鵑安全生產應急救援中心授意下瞞報該起事故。2015年3月18日,貴州煤礦安全監察局畢節監察分局、畢節市安監局等部門聯合對金隆煤礦發生瓦斯爆炸情況進行核查,被告人段某某、蔡某某、晏某某等人蓄意隱瞞發生礦難一事,并銷毀了2013年10月期間出入井人員記錄、礦燈發放記錄等證物。

2.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后認為,段某某、蔡某某、晏某某在黔西縣金隆煤礦安全設施不符合國家規定情況下進行生產作業,在生產過程中造成三人死亡,三人受傷的重大傷亡事故,屬情節特別惡劣,被告三人行為均已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三十五條之規定,構成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應當判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鑒于案發后,段某某、蔡某某、晏某某自動到公安機關投案,并如實供述其罪行,系自首,依法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庭審中,被告三人認罪悔罪,且黔西縣金隆煤礦已賠償被害人家屬并取得諒解,可以酌情從輕處罰。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三十五條、第六十七條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危害生產安全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條、第十三條之規定,判決如下:蔡某某犯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段某某犯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晏某某犯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零六個月,緩刑二年。

(五)不報、謊報安全事故罪

何兵廣、何中建不報、謊報安全事故、重大責任事故案

1.基本案情

被告人何兵廣,男,1968年月日出生于湖南省郴州市北湖區,漢族,小學肄業文化,農民。

被告人何中建,男,1970年月日出生于湖南省郴州市北湖區,漢族,文盲,農民。

2009年8月28日,郴州市北湖區魯塘鎮原積財石墨礦發生一起死亡人的特大透水事故事故。“8.28”事故發生后,根據郴州市政府規定,從2009年9月份起,郴州地區范圍內所有煤礦、石墨礦都要停產整頓。

被告人何兵廣系郴州市北湖區原魯塘石墨礦三工區礦井主要負責人、主要投資人,負責全面工作;被告人何中建系郴州市北湖區原魯塘石墨礦三工區礦井主要負責人、主要投資人,負責地面工作。三工區礦井因仍處于整頓整合兼并重組協商階段,未取得合法有效的采礦許可證、安全生產許可證、工商營業執照。

郴州市北湖區原魯塘石墨礦三工區在停產整頓期間,被告人何兵廣、何中建未按照郴州市政府的規定停產整頓,擅自組織礦工到井下生產作業。2009年7月25日,何兵廣與該工區負責井下生產的總值班長兼安全員何四忠(另案處理)根據井下情況,安排該工區管理人員何安國、趙林保等人組織人員到新斜井m水平掘進巖巷將已掘進m的水倉布置完工,之后,趙林保到材料管理員汪發元處將年底經非正規渠道購買留存的數件私制炸藥運到m斜井井底車場,為水倉掘進做好準備工作。2009年8月28日晚時許,魯塘石墨礦三工區井下存放的私制炸藥發生自燃起火,井下的風水塑料管線、風筒燃燒產生有毒氣體,致使在井下作業的礦工白禮先、袁孟光、何雙林、劉俊文、金春林、李有奎、羅愛軍等人中毒窒息(其中劉俊文當場中毒死亡)。事故發生后,魯塘石墨礦三工區值班人員打電話給被告人何兵廣和何中建,并將礦上事故情況及礦工中毒、死亡的情況分別向被告人何兵廣、何中建進行了匯報。何兵廣安排礦上值班人員將中毒的礦工送醫院進行搶救,已死亡的礦工送殯儀館。被告人何中建得知情況后,立即趕到礦上參與礦難事故的搶救。之后,該礦值班人員將名中毒礦工送至郴州市北湖區魯塘鎮人民醫院進行搶救,其中,礦工白禮先、李有奎、金春林名礦工因搶救無效臨床死亡,礦工何雙林在送往郴州市第三人民醫院的途中死亡,礦工袁孟光和羅愛軍被送往郴州市第三人民醫院,袁孟光因搶救無效臨床死亡,羅愛軍則因中毒較輕被搶救成功。

2.判決結果

湖南省郴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被告人何兵廣犯重大責任事故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犯不報、謊報安全事故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二年;以被告人何中建犯重大責任事故罪,免予刑事處罰;犯不報、謊報安全事故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二年;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二年。


(六)非法儲存爆炸物罪

四川省瀘州市桃子溝煤礦重大瓦斯爆炸事故

1.基本案情

四川省瀘縣桃子溝煤礦由被告人羅劍、李貞元共同經營,二人各占50%股份,羅劍任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2012年9月,該礦更名為瀘縣桃子溝煤業公司,因技改擴建未驗收,相關證照尚未更換,桃子溝煤礦和桃子溝煤業公司兩個證照同時使用。2013年3月,李貞元將其股份變更登記在其女婿被告人周明名下,由周明任監事,李貞元作為實際控制人之一,主要負責煤礦安全生產管理。桃子溝煤業公司先后聘任被告人胡德友、張長勇為行政礦長,其中胡德友2012年10月15日至2013年4月14日任行政礦長,4月15日后改任礦長助理;張長勇2013年4月15日起任行政礦長。2013年3月15日,桃子溝煤業公司任命被告人徐英成為安全副礦長、被告人謝勝良為調度室主任、被告人姜大倫為生產副礦長、被告人陳天才為技術副礦長、被告人楊萬平為掘進副礦長、被告人盧德全為機電副礦長、被告人陳遠華為夜班副礦長兼掘進隊長。2011年9月,桃子溝煤業公司與當地其余7家煤礦以瀘縣厚源礦業公司名義,共同買下原瀘縣華敘爆破公司一民用爆炸物品庫房,并共同以厚源礦業公司名義與安翔公司簽訂民用爆炸物品倉庫委托管理合同,約定由安翔公司代為運輸、儲存、配送和回收8家煤礦生產所用民用爆炸物品。桃子溝煤業公司為提高效率、降低成本,2012年底未經有關部門審查、驗收,由被告人李貞元派人在井下建成用于儲存、發放炸藥、雷管的兩個硐室。2013年3月,桃子溝煤業公司技改擴建試運行后,未安排專人管理硐室,僅在早、中班輪班時指派一名兼職人員在硐室處發放炸藥、雷管,剩余部分儲存在硐室內。李貞元明知爆炸物品不按規定回收存在安全隱患,仍指使工人將生產過程中未用完的爆炸物品自行存放;被告人羅劍為掩蓋本單位非法儲存爆炸物的事實,與被告人胡德友一同指使庫管員偽造爆炸物管理臺賬,逃避監管;胡德友和被告人徐英成無視自身崗位職責和相關法律法規規定,對本單位在井下建造硐室非法儲存炸藥、雷管和工人隨意存放爆炸物不退庫等行為未采取有效措施制止。2013年5月15日,桃子溝煤業公司礦井被依法關閉時,在公安民警見證下,安翔公司工作人員從該礦井下共計回收非法儲存的炸藥622.8千克,雷管1461枚。

桃子溝煤業公司原設計生產能力為3萬噸,2009年12月經四川省經委批復技改擴建為9萬噸。2012年9月,瀘州市經信委批復礦井聯合試運行,2013年3月25日瀘縣安監局批復同意該礦復工復產,并于同年4月7日核準該礦2121采煤工作面和4個掘進工作面進行生產。在技改擴建期間,被告人李貞元未經審批即安排被告人陳天才設計3111采煤工作面,安排被告人謝勝良、姜大倫等人組織工人布置3111采煤工作面,并伺機違規開采。同年3月中旬,李貞元經召集被告人胡德友、徐英成、謝勝良、姜大倫、陳天才、楊萬平、盧德全開會討論,決定開采3111采煤工作面。并于會后共謀以提高采煤單價的方式鼓勵工人到3111采煤工作面采煤,同時采取只中班生產、不發放作業人員定位識別卡、不安裝瓦斯監控系統及傳感器、遇檢查時提前封閉巷道等手段逃避監管;被告人張長勇、陳遠華發現3111采煤工作面非法開采并存在嚴重安全隱患的情況后,未采取有效措施予以制止;被告人周明作為該礦股東和監事,對3111工作面亦未盡到相應監管職責。2013年5月11日14時15分,桃子溝煤業公司3111采煤工作面生產作業過程中因通風設施不完善,且未安裝瓦斯監控系統及傳感器,導致井下瓦斯積聚達到爆炸濃度的情況未得到有效監測,該工作面六支巷采煤作業點放炮殘余炸藥燃燒引起瓦斯爆炸,致使28名井下工人遇難,另有18名工人受傷,直接經濟損失2449萬余元。

2.裁判結果

    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單位桃子溝煤業公司違反法律法規規定,在生產礦井內設置爆炸物庫房非法儲存炸藥、雷管,并允許工人在井下自存爆炸物,危害公共安全,情節嚴重,行為已構成非法儲存爆炸物罪;被告人羅劍、李貞元、胡德友、徐英成均系單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依法應對單位非法儲存爆炸物的犯罪行為承擔刑事責任;胡德友系累犯,應依法從重處罰。被告人羅劍、李貞元、胡德友、徐英成、謝勝良、姜大倫、陳天才、楊萬平、盧德全、張長勇、陳遠華、周明在生產、作業過程中違反煤礦生產安全管理規定,未經審批違規作業,對存在的安全隱患未盡到監管職責,導致發生重大安全事故,情節特別惡劣,其行為均已構成重大責任事故罪,其中,羅劍、李貞元、胡德友、徐英成犯非法儲存爆炸物罪和重大責任事故罪,應依法并罰。胡德友有多次故意犯罪前科,應酌情從重處罰。綜合犯罪事實、情節以及社會危害后果,羅劍、李貞元雖有事故后積極搶救行為,李貞元還有自首情節,但不足以從輕處罰;胡德友、徐英成、謝勝良、姜大倫、陳天才、楊萬平、盧德全、張長勇、陳遠華、周明等具有自首情節或者事故后積極搶救的從寬情節,均可酌情從輕處罰。綜上,對被告單位桃子溝煤業公司以非法儲存爆炸物罪判處罰金人民幣五十萬元;對被告人羅劍、李貞元以非法儲存爆炸物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以重大責任事故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對被告人徐英成以非法儲存爆炸物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以重大責任事故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六個月,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七年;對被告人胡德友以非法儲存爆炸物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以重大責任事故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六個月,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對被告人謝勝良、姜大倫、陳天才以重大責任事故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六個月;對被告人張長勇以重大責任事故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對被告人楊萬平、盧德全、陳遠華、周明以重大責任事故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

安全責任事故法律宣傳資料(改)


?
貴州盤江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黔ICP備 16000853號-1
技術支持:貴州佳網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
迷你世界汤米和清水 弈城围棋网手机版2.0 复式投注 排列五开奖号码 江西多乐彩中奖遗漏号 飞艇赛车pk10直播 锐游三张牌官方下载 河北排列7走势图 开通今日头条号后怎么赚钱 重庆时时采彩五星技巧 今日14场胜负彩预测 淘宝快3qq群 视频直播卖货赚钱吗 女生一定要忙着赚钱 广东好彩1最新开奖 重庆快乐10分计划大全 重庆时时乐开奖走势图